外国电影就高人一等?7.2分的《流水落花》被低估了

来源: 奈飞中文人气: 6522023-09-20 00:15:12

《流水落花》的故事不够跌宕起伏,也没有曲折离奇。

有的仅是娓娓道来,涓涓细流,但剧情做到了很重要的一点——润。

如春风般潜入心里,润物细无声,也许不会一下子发现它的好,可当情绪慢慢融进去,有时候连自己也没注意到,感情就随之流露出来。



这种好不同于构思精巧的文本,也与刻意地算好观众的反应不一样。

少了人工雕饰的痕迹,大部分感觉都是自然而然的,没想着专门煽情,但进度条的流逝带动着红了眼眶的眼泪。



只是《流水落花》太日系了。

固定镜头、空镜、摄影、构图、配乐、转场、调度、暖色调,包括叙事语境都散发着日式家庭片的气质。

除了香港演员和故事发生地在香港之外,几乎看不到港片的模样,倘若将配音换成日语,足以以假乱真。



不过,像日本电影,不代表《流水落花》不够好,单片名就有四重含义。

第一重是字面意思,流水落花的表象意义,作为影片的视听部分为角色与情感赋予视觉符号,就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的正反运用。



第二重是第一层引申义,落花是需要寄养的孩子们。

他们如浮萍,因各种原因没有得到完整的爱,只能不停地落脚、离开,身不由己、循环往复,直至成年。

流水是天美姨、彬叔叔这样的寄养家庭,落花不自主,流水带他们去哪,他们就得去哪,听天由命的过活。

但流水不都是漫无目的的自顾自地往前走,完成阶段任务就机械式的重复下一个落花,流水想过把寄养变成领养,让落花有一个永久停靠的港湾。



奈何情可以留住人却不是生活的全部。

生活是精打细算,是比高分,不一定每项都突出,但必须维持平衡,一旦打破,所有烦心席卷而来。

所以流水选择了放弃,把每一个落花都当做真正的家人来看待,付出真心,以心换心,他们是流水,只会陪孩子们一段路,可他们不是无情物,反而会化作春泥更护花。



第三重是第二层引申义,落花是生命,流水是时间,落花来到人世间,无论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流水从未停歇。

洗手时,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时,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睁开眼再见或掩面叹息,这算又溜走了一日。

天美姨是个好人,但时间还是如此,从一而终地向前流,从不肯后退半步,重头来过,带着她照顾几个落花,带着她走到人生的尽头,带着她变成最亮的那颗星星。

带着观众深刻理解“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的不可逆跟无限留恋,以及活着的人应当积极,无需活在过去的借景抒情,即如流水,向前走。



第四重是第三层引申义,落花是天美与何彬,流水是感情。

落花落下来有时不止一片,天美、何彬是走在一起的两片落花,于流水的某一处停靠过日子。

可生活久了,感情总会有平淡无味的时候,再无其他调剂,流水肯定会顺着另一个方向流去,不会一直在一个地方徘徊不前,所以何彬出轨不在意料之外。

但流水终归是落花的载体,一时走错了方向却不会丢下落花不管,何彬知错就改,虽双方心里都有了疙瘩,但滔滔不绝的流水让落花继续携手共进。



除了片名的多重寓意之外,片中作为叙事空间主体的阳台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有心境变化、情感演变、前后呼应、推进剧情、故事闭合之感,八次阳台,两人变三人,三人变一人,每次都不同。



第一次是电影开场不久,天美、何彬两人在阳台抽烟,商量未来,感情还如胶似漆。

第二次是天美和第一个寄养孩子在阳台吃雪糕,弥补自己孩子夭折的缺憾,享受完整家庭的美好。



第三次是孩子的妈妈来闹,社工为了天美不被骚扰,孩子被送走。

天美一个人坐在阳台,旁边放着一块蛋糕,这是何彬与孩子一同为他过生日时买的,此时的天美失落、空虚,也为下文做了铺垫,她注定只能陪一段,不能成为永久。



第四次是天美晚上去阳台抽烟,但此时的她动了收养小花的念头,便掐灭了烟,又把一整盒烟扔进垃圾桶,开始戒烟,心境由此转变。

第五次是何彬独自在阳台抽烟,天美则在屋内,因天美不同意再生,何彬一个人生闷气,因收养和再生的问题,两人的感情出现裂痕,也是何彬出轨的预兆。



第六次是天美发现何彬外面有女人,个人在阳台坐着,换到何彬在房间里。

何彬说已跟那个女人断了关系,天美说自己不会离婚,因为她想继续照顾那些孩子们,夫妻二人的感情由此产生隔阂,与前面的草蛇灰线对应。



第七次是过年的时候,屋外在放烟花,天美和孩子到阳台去看,并未叫上何彬,何彬顿了一下,放下碗筷,也跟了出去。

虽与她们隔着一段距离,但望着他们的眼神可以看出他的后悔和愧疚,情感的修复从此慢慢开始,两人又回到了当初的如胶似漆。



第八次是片尾,何彬在阳台晾衣服,天美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照顾过的每一个小孩。

以前都是天美在阳台晾衣服,孩子需要她主照顾,这次全部调换了位置,一切从阳台始,告别也由阳台终。



这是一个结构完整的文本,技法娴熟的视听。

从《流水落花》中就能看出,香港电影现在有人才冒头,他们缺的是一个机会,一个捧他们的机会。

可惜香港电影只知尊老,却不像当年捧无线五虎,古天乐他们那一帮人一样上心,导致内地对他们查无此人。

香港电影并没有死,只是日薄西山后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阵痛,如今人才断层的真空期已经过了,但看到的依然是老面孔,不胜感慨。


资讯评论

首页
资讯
快看
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