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夜总会,和封神三部曲|一位资本大鳄的隐秘往事

来源: 奈飞中文人气: 4222023-09-20 00:15:24

9月4日,《封神第一部》在意大利威尼斯获了一个奖项,名为“最佳类型片-艺术贡献奖”。在官微发布的相关信息及传播海报里,都注明“第80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让人误以为这是威尼斯电影节官方所颁。

但事实上,海报上有英文名——Filming Italy Best Movie Award 2023,直译为“意大利最佳电影奖2023”,而威尼斯电影节正式的颁奖日期为9月9日,最终奖项结果也没有《封神第一部》。

图片

可以确认,所谓的“意大利最佳电影奖”只是在威尼斯电影节之外的一个意大利本土“野鸡奖”而已。

说白了,就是趁着威尼斯电影节举行之际,花钱买个奖,出口转内销,再为票房助点力。

这种事情很常见,就像人们去野鸡大学买个博士一样,不过是个虚荣的噱头。但传播到国内,大喇喇地冠以“威尼斯电影节”的官方名号,就有点过分了。

作为有艺术追求的乌尔善导演,不尴尬吗?

但我们关注点不在这里,而是和乌尔善在威尼斯同场领奖的一位制片人——罗珊珊。

「文娱春秋」发现,《封神第一部》在国内大大小小的路演场合中,罗珊珊偶有参与(比如出席微博电影之夜、上海电影节等),不太引人关注。但在威尼斯却特别高调,与乌尔善费翔等频繁现身,拍写真、录视频、共同领奖,本人也形象姣好,显得相当吸睛和抢眼。

图片

乌尔善与制片人罗珊珊在威尼斯。

所以,她成功地吸引了我们的目光。

那么,她是谁?

在《封神第一部》里,罗珊珊官方身份是联合出品人、制片人,不过,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曾是演员。

罗珊珊最知名的作品是2003年经典电视剧《金粉世家》(陈坤董洁刘亦菲联袂主演那一版),剧中,饰演四小姐金道之,很多人因此对她略有印象。2005年担任女一号,与钟汉良合作《午夜阳光》颇受好评。她最近的一部参演作品,是2013年的《火线追凶2之死亡杰作》。

10年后,罗珊珊以《封神第一部》出品人兼制片人的身份华丽回归。

如果真的在威尼斯获奖,陪同乌尔善的理当是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高层。但北京文化高层里,却寻不到罗珊珊身影——她和北京文化什么关系?

从《封神》剧组威尼斯之行罗珊珊备受尊崇可以看出,她分量不小。

消失娱乐圈十年的她,何故有此际遇?

原因,只能是她老公,一位被称为超级牛散的“资本大鳄”万忠波

在资本市场上,万忠波另一个知名身份是——曾与“天上人间”齐名的“花都夜总会”幕后大老板。

图片

罗珊珊(左二)与乌尔善领取所谓的威尼斯奖项。

-1-

牛散,又称为股市大户,重仓持有大量股票的散户。比如新华都实业集团的创始人陈发树,就是知名牛散。

有着“超级牛散”称谓的万忠波非常神秘,没有百科,网上也鲜少介绍,甚至连一张照片都遍寻不着。

尽管隐身于网络,但万忠波的资本版图却极其庞大。截至目前,他以本人名义持有的股票先后计有:

开元教育、冀东水泥、东北证券、亚泰集团、中科三环、怡亚通、广晟有色、北方稀土、南宁糖业、中粮糖业、宝胜股份、中国稀土、厦门钨业、粤桂股份、飞亚达、金龙机电等等……

持股数量从几百万到数千万股不等,都曾进入上述公司前10大股东名单内。

可见,万忠波的“超级牛散”和“资本大鳄”名头并非浪得虚名。

不过,他唯独没有出现在《封神三部曲》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的股东名单上,尽管他早已经对这家昔日影视巨头渗透极深。

为什么他不愿意出现在一家娱乐公司股东名单上?或许,和他曾经的一段娱乐从业经历有关——那家娱乐公司名为“北京花都文化娱乐有限公司”。

10年前的2013年11月19日,这家公司被吊销。吊销的原因说来也很简单——涉黄。

因为,“北京花都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此前运营着一个与奢华会所“天上人间”齐名的“花都夜总会”。

2010年5月,一则消息震撼京城——“天上人间”、“名门夜宴”、“凯富国际”、“花都”4家高档夜总会,因存在有偿陪侍、消防安全等问题,被警方责令停业整顿6个月。

其中的“花都”,正是万忠波投资设立。

“花都夜总会”始创于1998年9月,由杨三彩出资4000万、万忠波出资1000万成立。此后,杨三彩这个名字,就与万忠波如影随形,前者现在还是北京文化的十大股东之一。

杨三彩更为神秘,基本上很难找到资料,但可以断定,他是万忠波的代理人之一。所以,当年的“花都夜总会”实际控制人就是万忠波,故而,也有媒体称万忠波“发家于娱乐业”。

这家位于北京三元桥中旅大厦的夜总会,虽然不如“天上人间”知名,但被人誉为北京的“红磨坊”。据光顾过的人士称,与“天上人间”不同,“花都夜总会”独具特色,在大厅里设有舞台,每晚都有知名歌手献唱,民族的、流行的、通俗的应有尽有。其他夜场小姐不过数百,但“花都”的有上千名可供挑选,可谓是“选美如点菜”,足见其奢华。

由于大受欢迎,每晚营收流水高达数十万——20年前这个收入可谓天文数字,这让万忠波捞到了第一桶金。

2010年5月,与“天上人间”一同被查,也让“花都夜总会”从此被官方盖上“有偿陪侍”的涉黄标签。

“花都夜总会”被查封时的情形,当年《京华时报》有详细描述:

“在花都夜总会,民警冲进一间包房时,几名年轻女子正在陪侍几名男子饮酒、唱歌。对于民警的到来,她们神色平静,在面对警察的询问时,并不隐瞒自己的陪侍身份。但是当民警用相机拍照取证时,几名陪侍女子突然不约而同地扭头、捂脸,男顾客们也举手遮挡脸部。民警将陪侍女子带到大堂,数十名陪侍女子坐下后纷纷窃窃私语,有陪侍女子不时抬头看一眼现场民警。民警调查取证后,将所有陪侍女子遣散。”

与“天上人间”就此走入历史不同,“花都夜总会”一度试图复业,重开后,被媒体暗访后发现还是有“小姐”。

2011年1月,据《新京报》报道,花都夜总会重新开张。门口迎客的工作人员坦承,“花都”已于当月14日开业,目前一切经营照旧。对于是否有陪侍小姐,这名工作人员说“有”,关于小姐人数,他说:“有不少,都很漂亮。”

《新京报》记者目击称,当晚7时,10多名身穿红色制服、黑色短裙、高跟鞋、肉色丝袜的女子从大堂走过。其中一名女子透露,如果订房现在就可以,当被问到如何收取“台费”时,这名女子说:“先订房吧,台费现在是700元。”

不过,2012年7月19日,万忠波从花都公司股东名单里退出,法人代表庄利平接盘了万老板的股份。据悉,万忠波之所以退出花都,是因为一旦查实涉黄,相关人就会被刑事调查,他当然不可能冒这个险。

一年半后,“北京花都文化娱乐有限公司”被吊销,花都往事彻底烟消云散。

难怪,如今的万忠波,即便手握北京文化股份,却找人代持,不想沾染娱乐,也是有着前车之鉴的缘故吧?

图片

罗珊珊(中)与费翔、乌尔善。

-2-

在花都夜总会关闭、公司被吊销那一年,也是罗珊珊最后出没于娱乐圈的时间,她主演的《火线追凶2之死亡杰作》播映后,就此彻底退隐。

罗珊珊的年龄是个谜。在百度百科页面以及其他国内网站资料上,她是1983年生人,但在维基百科页面,则明确记载着是1974年。

不过,那个年代的演员喜欢改年龄,改大改小的都有,不算什么稀奇事儿,但差了整整10岁之多还是有些不寻常。

图片

罗珊珊演艺生涯与其他人不同,一般内地艺人最多去港台娱乐圈寻找机会,但在她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是去新加坡发展的。

1999年,罗珊珊和“新加坡一哥”李铭顺、李南星以及陈松伶等人合作了剧集《天蝎行动》,剧中跟李铭顺演情侣。

这部剧让罗珊珊在新加坡小有名气,还被当地媒体封为“郑惠玉接班人”(郑是新加坡知名演员歌手)。

在新加坡打出名头后,罗珊珊以新星之姿重回内地娱乐圈,很可能她的年龄就在这个时候更改的。从2002年开始,几年时间里,她拍了不少电视剧,但一直没有太大知名度。

直到出演了《金粉世家》,才算有了出头的机会。

图片

罗珊珊在金粉世家中的扮相。

罗珊珊的演员生涯终结于2013年,但在2008年前后,她就逐渐淡出,合理猜想,那时她可能就与万忠波在一起了。

但两人何时结婚,细节无从得知,网上完全没有任何消息,仅有介绍罗珊珊现状的文章称她嫁给富商后“相夫教子”。在一篇题为《出身艺术世家,和钟汉良演情侣,最红时隐退,如今嫁富商成阔太》的网文里,如此描述:

“退出娱乐圈之后,罗珊珊嫁给了一位身家殷实的温岭富商,低调地过着阔太生活,还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

而万忠波老家,正是在浙江温岭。

因此,能够拼凑出罗珊珊万忠波的婚姻生活:2010年前后,30岁左右的罗珊珊嫁于万忠波,由于2013年花都夜总会出事儿公司被吊销,不宜张扬,索性彻底退出娱乐圈。

不过,终究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罗珊珊还是有浓郁的影视情结,渴望在演艺圈里再图发展,也在情理之中。

很快,手握大把钞票的老公万忠波就为妻子物色了一家影视公司——北京文化。

图片

乌尔善、罗珊珊与费翔。

-3-

万忠波是怎么和北京文化扯上关系的呢?

其实,他是北京文化引入的“野蛮人”。

2019年10月,北京文化发布了一则买地公告,斥资8.4亿收购“东方山水度假村”拥有的18.7万平方山地,声称要将该地打造成为密云国际电影小镇。

业界大惊,甚至引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有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无论是从商业逻辑,还是投资角度看,都无法理解。”

彼时,正逢北京文化多事之秋,又即将迎来“内讧”——2020年4月避走海外的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和现任董事长宋歌拔刀相向,前者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同时指控宋歌犯下职务侵占等犯罪行为。

虽然接连押中几部电影爆款(如《流浪地球》《战狼2》《我不是药神》等),但2019年底的北京文化资金相当不充裕,却突然要花8个亿买一块山地,意欲何为?

“很难理解,而且即便按照北京文化宣称的打造旅游地产,但是这种工程耗资糜费、回报周期长,远水根本解不了近渴,更易拖垮公司现金流。”上述内部人士如此分析。

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东方山水这片土地大多为国家公益林,属于不可开发用地。这也意味着,北京文化未来还面临政策的开发风险。

图片

随后,媒体发现,东方山水度假村的拥有者正是万忠波。他和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很早就相识,据知情人称,2017年,某位“大老虎”被抓时,万忠波和宋歌都曾共同协助调查。

万忠波的这块东方山水地皮,最终还是被北京文化买了下来——为此,后者向银行贷了5个亿,其中4亿元资金通过《封神》项目公司,辗转打给了万忠波的控股公司,用作买地款。匪夷所思的是,这笔款项对外披露的用途是“补充性流动资金”,隐藏了真实意图,因此还被深交所调查。

地是买下了,但直到2023年9月,这块地仍然没有任何实质开发进展,而在2020年下旬还被减值一亿。

《封神第一部》上映后,还有投资者在网络互动平台询问东方山水地块的开发状况,深恐8个亿打水漂。当初在购买地块时,所谓的密云电影小镇只是一份PPT,到现在,其实还是停留在PPT上。也难怪,有业界人士吐槽“花八个亿买了份PPT”。

时间再拉回到2020年四五月份,在内讧风波后,北京文化陷入内外交困的局面,旗下电视剧《倩女幽魂》更是踩雷郑爽风波无法播出,雪上加霜。当年12月24日,高层震动,宋歌突然辞职。改由42岁的严雪峰担任总裁,而副总裁则由49岁的晏晶担任,据媒体报道,这两位都是万忠波的利益关联方。

而为了还上购买东方山水的地款,北京文化出让了《封神三部曲》的股份给西藏慧普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在2020年11月、2021年1月、2021年1月相继签署受让全片25%投资收益份额协议,每一部交易作价2亿,合计6个亿。

图片

西藏慧普华其实也是万忠波的公司——控股股东莫家栋和万忠波共同出现在多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列表中,譬如金龙机电、开元教育、宝胜股份、飞亚达等。有理由相信,莫家栋是万忠波的代理人之一。

但这份《封神》股份的受让协议,实质上是一个“借款协议”——西藏慧普华与北京文化所签署的协议里都有回购条款约定,随时可以要求北文要按照转让价回购,同时按照8%-15%的年化利率支付利息。

也就是说,《封神》如果票房好,西藏慧普华可以瓜分收益,一旦票房差,有权要求北京文化回购——完全的一本万利!

如此一买一卖,一系列令人不解的操作后,北京文化乃至《封神》三部曲就成为了万忠波的“囊中物”。

至于这些操作为什么如此迷惑?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明确地是,买地皮、出让封神三部曲股份都对北京文化这家上市公司没有任何好处。

或许,目的只有一个:引万忠波入局。

煞费苦心,下了一盘大棋的万忠波,难道只是为了给妻子罗珊珊重回影视圈铺路?

图片

罗珊珊(右一)与费翔、乌尔善。

-4-

2021年10月25日,位于望京的北京文化产业园,正在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争夺战”。

几股不同势力,正在角逐北京文化新一届董事会席位,一年多时间里鲜少露面的宋歌主持了股东大会。

最后投票结果出炉,非独立董事成员为严雪峰、晏晶、杜扬、李雳、郭庆胜、薛莉,前四人是原董事会提名人选,后两人是第一大股东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提名的人选。

第二天晚上,北京文化发布公告,李雳当选董事长(至今仍然是他)。新任董事会名单中,要么是原董事会成员,要么代表第一、第二大股东,只有被选为新任董事长的李雳,是第一次与ST北文产生联系。

为什么?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人在国外的娄晓曦透露:“李雳是‘牛散王’万忠波的利益攸关方,他和北京文化的公开交集产生于两年前的一个地块交易。”即2019年底东方山水那个交易。

而在2021年一季度大量突击买进北京文化股票的代东云、林云芳、杨三彩等人,背后都指向万忠波。

这也难怪作为万忠波影子代理人的李雳,能够成为北京文化的董事长了。

在2021年选出的新一届董事会中,除了杜扬,其他都不是影视行业人士,一位北京文化小股东不无忧虑:

“这群影视圈外的人,没有资源人脉,又顶着这个被做砸了的牌子,行业里有谁再敢和这家公司合作呢?”

这倒也不尽然。有行内人认为,前董事长宋歌虽然退居幕后,和万忠波做了台面下的交易,依靠其资金,仍然遥控指挥着这家孱弱的上市公司。

只不过,站在台前的,是万忠波的妻子罗珊珊。

早在2023年6月12日,就有一位网友在全景网投资互动平台上发问:

“请问据悉罗珊珊女士目前任职北文副总裁,北文有没有进行任职前的相关背景调查?是否清楚她与万忠波先生的夫妻关系?她突然进入北文管理层,有没有进行过董事会正式任免?是否牵涉万忠波先生在北文的内幕交易?”

北京文化则回复:“感谢您对公司的关注。罗珊珊未任职公司副总裁。公司信息披露工作严格遵守深圳证券交易所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不存在内幕交易。”

还有业内人士猜测,罗珊珊其实是北京文化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一线公司”的实际掌控者(摩天轮的任命不需要公告),摩天轮是《封神》的出品方之一,所以,罗珊珊才有“联合出品人”的身份。

《封神第一部》品质确实好,因而才获得观众正向反馈,大量“自来水”口耳相传,让票房冲上26亿。但比起围绕着主控方北京文化的各种资本操作,电影的精彩程度就相形见拙了。

无论如何,罗珊珊借助老公的“钞能力”重回演艺圈,还上演了一出获得威尼斯野鸡奖的“骚操作”——不管丢人与否,也算是走出国门了。

这让人想起很多年前另一位资本大鳄——施建祥,高调进军影视圈,出品了《叶问3》《大轰炸》(就是这部电影导致范冰冰阴阳合同曝光)等。

2015年,施老板带着黄圣依前往奥斯卡,声称要走一走这个国际影坛最大盛事的红毯,却被保安拦在场外,不得其门而入……黄圣依小姐又气又羞,当场晕倒——闹出一段世界级笑话。

两年后,施建祥因涉嫌诈骗434亿被通缉,仓皇逃往美国。


资讯评论

首页
资讯
快看
片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