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嫁顶豪,二姐三妹嫁王子,揭秘传奇名媛“米勒三姐妹”的前世今生(上)

来源: 奈飞中文人气: 3032023-11-21 00:15:43

我们上次写了“三傻”Sophie Turner和“二乔”Joe Jonas突如其来宣布离婚,后续两人又为了孩子的抚养权闹到对簿公堂,好不容易才达成了短暂协议,点这里回顾。

传出分开消息不到两个月,“三傻”就迅速有了疑似新恋情,她被拍到和一位男子在巴黎街头热吻。

▲ 不少人看到这张照片的第一反应是……为她终于可以仰头亲吻感到高兴。

虽然流出的亲吻照就这么一张,还没拍到双方的正面,但爆料人言之凿凿,表示他们是一起从伦敦乘坐“欧洲之星”火车来的巴黎。

当晚,Sophie Turner作为嘉宾出现在法兰西体育场新西兰和南非的橄榄球世界杯决赛的现场。

▲ 身为Louis Vuitton品牌大使的她身穿2024春夏系列新款,和新西兰橄榄球联盟的著名退役球员Dan Carter一同展示LV行李箱装着的韦伯·艾利斯杯。

事后,吃瓜群众们在当天比赛后场拍到的一张照片里发现,紧跟在她身后的男子(戴帽子的)正是那位亲吻对象。

对欧洲各大媒体而言,他也算是老熟人了,常被用“身世显赫的英国贵族”来称呼。他的全名叫做Peregrine John Dickinson Pearson(下文简称Perry),是第四代考德雷子爵的儿子。

如无意外,他将在父亲百年后继承其爵位和家族拥有的考德雷庄园。

▲ 看一眼考德雷庄园的俯瞰图,占地16500英亩(约6700公顷),基本上目光之所及都是他们家所有,包括有着16间卧室的主建筑、两个湖泊、室内室外两个泳池、六栋独立小屋、12套公寓、一个保龄球馆,还有板球场、马球场等等。

不止如此,他的姓氏Pearson虽然被普遍翻译成“皮尔逊”,但还有另一种译法,“培生”。没错,大名鼎鼎的培生集团,全球最大的教育公司和书籍出版商,正是由他的祖先创立。

为什么今天会想要展开聊他呢?

因为他的家族兴盛史恰巧也是英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后的百年变迁史,让我们得以一窥从普通的平民家庭,到顺势而为跻身上流社会,再到被授勋加爵扬名天下,这中间到底经历了几代人的奋斗,还能一睹那些被祖辈福泽庇荫着的贵族子孙们如今又都在过着何种富贵的生活。

不过比起Perry的家世背景,我们更想聊的是他在Sophie之前刚分手没多久的前女友,希腊和丹麦的玛丽亚-奥林匹亚公主,她的出身,她的貌美,叹为观止。

还有她那位在全球名利场都赫赫有名的妈妈,Marie-Chantal Miller,传说中的“米勒三姐妹”之一。

▲ 1995年的《名利场》杂志用“米勒传说”作为标题介绍她们姐妹三人,姐姐Pia嫁去了美国顶级豪门Getty家族,老二Marie-Chantal嫁给了希腊末代国王康斯坦丁二世之子Pavlos,妹妹Alexandra嫁给了DVF创始人Diane von Fürstenberg跟她第一任丈夫Prince Egon von Fürstenberg的儿子Alexander(头衔也是王子),每一个人的故事单拎出来都能写本书。

因为这三位名媛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横跨欧美牵扯百年,我们将分为上、中、下三篇详细讲述这一桩绯闻带出来的老钱贵族、上流社会里盘根错节的关系网。

好,深呼吸三次,开始盘点。

# 门当户对的世家子Perry到底什么来头?

我们先从“三傻”如今的绯闻男友,世家子弟Perry的贵族家世说起。

培生集团的创始人Samuel Pearson,从辈分上看,是Perry的曾曾祖父的祖父。

1844年,Samuel在西约克郡的布拉德福德创建了自己的制砖和承包公司,开始踏足建筑行业,公司取名S. Pearson & Son(他自己名字缩写&儿子),顾名思义,培生父子,由他带着儿子乔治一同经营。

不过就算后期获得了一些铁路工程的翻新扩建项目,公司那时候的规模还是很小,真正发展壮大要归功于他的孙子,Weetman Pearson,也就是第一代考德雷子爵,Perry的曾曾祖父。

1880年,当时祖父Samuel还没去世,孙子Weetman已经从父亲手中接过了自家企业,开始独掌大权,他将公司总部从约克郡迁去了伦敦,算是走出了拓宽商业版图的第一步。

恰逢19世纪末20世纪初,工业化蓬勃,祖孙三代的积累让公司迎来了高速发展期,规模日渐壮大,再加上当时殖民帝国贸易兴盛,Weetman果断把培生公司带入了全球化的布局,像是参与建造了伦敦的布莱克沃尔隧道,英国东南部的多佛港,加拿大哈利法克斯的码头,还有北非苏丹的森纳尔大坝,等等……

Weetman还在受邀去墨西哥修运河、修铁路的过程中收购了大批油田,一举成为了石油主。他成立了一家名叫Mexican Eagle(墨西哥之鹰)的石油公司,这家公司在被出售前,一直是培生集团估值的最大贡献者,占了有足足一多半。不过一战后墨西哥通过宪法将石油矿藏国有化,加上当局政治动荡、政权交替,Weetman最后同意把公司卖给壳牌,大赚了一笔。

和巨额财富一起到来的是阶层的向上流动。

在频繁参与到事关国家的基建工程,成为人尽皆知的大富豪之后,Weetman先是在1894年被封为男爵,1910年成为了考德雷男爵(Baron Cowdray),又在1917年,正式成为第一代考德雷子爵,同时,宣誓就任枢密院。

▲ 这张图里的是Weetman的太太安妮(拍摄于1919年),她是商人兼地主的女儿,后期在政界相当活跃,被认为是英国养老金、残疾养老金制度最早的提出者之一,在去世前还被授予了大英帝国爵级大十字勋章。

1910年前后,当时已经富甲一方的Weetman一掷千金买下了两处庄园,一处是开头提到的考德雷庄园(Cowdray Estate),正是他爵位的命名由来;一处是位于苏格兰阿伯丁的杜内赫特庄园(Dunecht Estate),也是他最后去世的地方。

先展开说说考德雷庄园,这里曾是都铎王朝王室最喜欢的出行目的地之一,据说国王亨利八世很爱来这里,就是那个“结婚六次,两任离婚,两任砍头”,以他为原型拍了各种影视剧的亨利八世。不只是他,他的王位继承人,爱德华六世和伊丽莎白一世,也都曾到访这里。

▲ 庄园最早的历史都可以追溯到1284年了,当时取名为Coudrey,来自古老的诺曼语,意思是“榛树林”。

▲ 传说亨利八世时期,这处庄园曾因为侵占周边僧侣的土地而被下了诅咒,诅咒拥有这里的主人的血统终将在这片土地上消失。然后18世纪,庄园的主建筑被一场无情大火烧毁,只留下残垣断壁,当时主人的后代也因为意外不幸离世,再无人继承。

▲ 之后庄园在不同的人手里辗转了百年,1909年被Weetman收入囊中,他也因为这个庄园的名字,获封为考德雷男爵,后变为第一代考德雷子爵。

▲ 这是如今其中一间屋子的内景,墙上挂着的正是第四代考德雷子爵夫妇(Perry爸妈)的画像。

待到1927年Weetman去世时,他已经是英国的第六大富豪,留下万贯家财。且他没有完全依照长子继承制,而是选择均分财产,惠泽子女。当然,长子Harold还是占最大头,继承了子爵头衔和庄园。

作为第二代考德雷子爵的Harold,在牛津大学上学期间接触到了马球运动,于是便在考德雷庄园修建了马球场地,沿用至今。

▲ 以城堡废墟为背景的马球场地,是这里的一大特色。

Harold有一个儿子和五个女儿,在他离世后,儿子John继承了爵位和庄园。彼时,恰巧赶上了二战后的经济腾飞,培生集团在John的领导下又迎来了新一轮的飞速发展和扩张。

John(下文称呼为约翰)的全名其实是Weetman John Churchill Pearson,看到中间的Churchill(丘吉尔),不难猜到这背后的渊源了吧,他的母亲正是来自丘吉尔家族。

▲ 约翰的外曾祖父跟名扬四海的温斯顿·丘吉尔的曾祖父,正是同一个人(如图)。不过涉及到丘吉尔家族的关系网实在太太太太复杂了,就不展开说了。

约翰有两次婚姻,先是1939年娶了第五代布拉德福德伯爵的女儿安妮,生下了三个孩子。

▲ 这是两人订婚后,还没结婚前的合照,安妮实在是太美了,明艳动人。

▲ 这是1939年他们的结婚照,约翰一脸春风得意,但没过多久,他就在参加二战敦刻尔克大撤退时受了伤,左臂被截了肢。

▲ 这张是1944年的全家合照,约翰失去了左臂,旁边太太安妮抱着他们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也就是本文男主人公Perry的亲爹迈克尓。在迈克尔2岁时,约翰跟安妮选择了分居。

约翰的第一段婚姻在1950年正式宣告结束,后来,他另娶又生了三个孩子。

▲ 这张图是1955年的约翰(右一)和新的子爵夫人Elizabeth Mather-Jackson(右二)。另外两位好认吧?当时已经成为女王的伊丽莎白二世和菲利普。

少了一只胳膊,某种程度上,让约翰变得沉默又寡言,但他对生活的热情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他热爱马球,常在自家庄园搞比赛,还装上假肢亲自参赛。

他也积极参与公司业务。在其掌权的这些年里,培生集团收购了《金融时报》、《经济学人》(一半股份)、朗文出版社、企鹅出版集团,并且不再满足于英国本土,开始布局全球版图,像是收购了美国的教育出版社,还有拉图酒庄(后又卖出收获了高额利润)。

1969年,培生集团首次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让公众看到了这个平日里低调的集团背后庞大的规模,也为家族企业能更好地适应经济市场,拥有更良性的长久发展奠定了基础。

▲ 1995年,约翰因为支气管肺炎去世时,《纽约时报》刊登讣告,称他为培生集团的董事长,控制着英国最大的财富之一,在全英国最有钱的人里排第15。

不过其实约翰1977年就已经从董事长的位置退了下去,选择在幕后作为终身总裁统揽大局,董事长的位置则由他的外甥Michael Hare(布莱肯汉子爵)担任。

看到这,你可能会好奇,怎么不是儿子接班呢?大概是因为他的长子实在志不在此(也比不上外甥优秀)。

约翰跟第一任太太的儿子,迈克尔·皮尔逊,在父亲离世后继承了爵位和庄园,成为了第四代考德雷子爵。

但是别忘了,约翰跟第二任太太也生了个儿子,Charles Anthony Pearson(查尔斯·皮尔逊),为了不太过厚此薄彼,他继承了上文提到的曾祖父Weetman买下的杜内赫特庄园。

▲ 这里被看作是苏格兰阿伯丁郡最大的私人庄园之一,占地53000英亩(约21000公顷),涵盖七个独立的庄园,通过自营农场、林业、矿产、出租、旅游等业务赚钱。

▲ 跟家族颇有渊源的查尔斯和卡米拉曾到访这里,留下合影。

▲ 由于后期维护的成本实在是太高,家族在2012年把庄园里的古堡以120万英镑的价格卖给了苏格兰商人Jamie Oag(图左)。同年底,这位46岁的新主人在古堡迎娶了他年仅21岁的俄罗斯新娘,Yulia Sarycheva(图右)。

说回第四代考德雷子爵迈克尔,也就是本文男主角Perry的爹,年轻时也是位花心浪子来的,比起在自家公司埋头打拼,他更热衷电影事业,于是开设电影制作公司,担任制片人,整日整夜地浸泡在名利场,跟女明星们打得火热。

▲ 图为他跟第一任太太Ellen Erhardt。

▲ 两人在1977年完婚,当时迈克尔33岁。

而早在第一次结婚前,迈克尔就已经当了爹。他跟模特前女友Barbara Ray在1970年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塞巴斯蒂安。想来可能是模特的出身不被家族认可,也可能是浪子当时压根还不想上岸,后续双方的婚事不了了之,所以即便塞巴斯蒂安是长子,碍于“非婚出生”的身份,他依然没办法继承爵位和庄园。

▲ 查看这位“私生长子”的资料,发现他继承了父亲在电影方面的兴趣,从事的都是相关行业。

迈克尔和第一任太太Ellen Erhardt的婚姻以没有孩子宣告结束。1987年,43岁的他重新迎娶了保守党议员的女儿Marina Cordle,也就是现在的考德雷子爵夫人。

▲ 下图是完婚这天,他们和各自父亲的合照。

像是赶进度般,太太婚后一口气生了五个娃,前三个女儿基本上是三年抱仨:

生到第四个时,50岁的迈克尔才终于有了能继承他爵位的长子,也就是现在和三傻热吻的Perry。

▲ 他们一家七口的合照。

简单说说五个孩子的状况,大女儿Eliza热衷于研究农业:

她的前夫Edward Abel Smith(又名Ned Rocknroll)是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的外甥,现在是女明星凯特·温斯莱特的老公。

▲ 他俩2009年在自家考德雷庄园完婚,结果不到两年宣布分开。看后续报道,一开始执意要分手的是Eliza,后续舍不得的也是她。她曾向媒体坦言“自己只是想要暂停,还很爱Ned”,但那时Ned已经爱上了温斯莱特。

▲ 2011年,理查德·布兰森购置的避世小岛Necker Island遭遇闪电引发的大火,岛上豪宅尽数变为废墟。当时,凯特·温斯莱特正跟那会的伴侣在岛上度假,而Ned也在岛上,彼此熟识又经历共患难,擦出了爱情火花,2012年喜结连理至今。这段故事我们在聊理查德·布兰森的传奇人生时写过,点这里回顾。

▲ 另一头的Eliza也有了崭新人生,她跟“莱托少爷”Jared Leto传出过交往,可惜绯闻没能开花结果,后续嫁给了挪威金融家Leif Christian Kvaal,一家子在西班牙度假胜地Ibiza岛常住。

再看二女儿Emily,她是诺丁山一家备受瞩目的素食餐厅Farmacy的创始人,也负责在自家考德雷庄园经营咖啡店。

▲ 2016年,《尚流》杂志曾把她列为“哈利王子的完美潜在新娘”人选。

三女儿Catrina呢,专心致志搞音乐:

而Perry,作为长子和爵位继承人,自然承担起了参与家族产业管理的责任,不过不是进入培生集团,而是负责经营考德雷庄园:

▲ 同时他也是伦敦一家新兴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创始人。

其实早在2009年,老爹迈克尔就曾开价2500万英镑想将庄园售出,对外的说法是不想留给儿子Perry一堆负担,毕竟经营、管理、维护这种大型庄园又费时又费力又费钱。

▲ 迈克尔老了也是一副嬉皮士的打扮,比起被庄园困住,他显然更爱自由。

可惜辗转了三年多始终没能找到合适的买家,最后还是决定不卖了,改为跟开发商合作,多改建几间现代化民宿用于接待游客。

▲ 看了下官网,有不同风格、可以容纳不同人数的度假小屋供客人们选择,相当周到。

▲ 庄园主建筑的大厅,现在基本用于婚礼或者其他大型活动聚餐。

▲ 此外,还提供像是马球课、高尔夫、钓鱼等活动选择,也算拓展经济渠道了……

在长子Perry的打理下,考德雷庄园的现代化经营做得着实不错,庄园每年举办的Gold Cup,称得上是整个欧洲最负盛名的马球盛世:

▲ 上图是迈克尔跟太太携手出席,下图是Perry(最左)和他叔叔查尔斯的太太Lila Pearson(居中)给获胜者颁奖。

差点忘了说,家里还有个最小的弟弟Montague,是位直升机飞行员,也在学习电影制作和平面设计:

▲ 兄弟二人和母亲的合照,最右边是弟弟Montague。

今年8月,有报道称迈克尔和太太Marina Cordle在结婚36年后决定分居。

▲ 太太Marina Cordle是艺术家、雕塑家,还是冥想和气功的爱好者,牛津正念中心的顾问。想来也是受到她的启发,考德雷庄园设有专门的冥想室和冥想课程提供给前来短住的游客们使用。

▲ 报道里说,“是新时代改变了她”,让她不愿意再停留在婚姻里。

虽然迈克尔不参与培生集团的业务,但其持有的股票仍让他的身价超过4亿英镑,媒体认为这场离婚定会“伤筋动骨”。

# “米勒三姐妹”,嫁入欧洲王室的二姐

写了这么多,是想告诉大家,Perry确实来自贵族老钱家庭,算是标准上流社会的钻石王老五,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能在跟传奇名媛“米勒三姐妹”里二姐的女儿希腊和丹麦的玛丽亚-奥林匹亚公主分手不久后,又迅速结交了好莱坞女明星。

两人之前交往了三年多。2020年夏天,他出现在她的家庭旅行里,恋情因此曝光。

玛丽亚-奥林匹亚(Maria-Olympia),是名义上的希腊“王储”Pavlos和太太Marie-Chantal的长女,下面还有四个弟弟。

▲ 图为今年四月,她陪同父母在纽约曼哈顿出席活动时的合照。

▲ 他们的全家福堪比电影剧照,各个都是俊男靓女。

她爸Pavlos是希腊名义上的“王储”,同时也是丹麦王子。

▲ Pavlos的父亲康斯坦丁二世(今年1月份已去世)是希腊的最后一任国王,跟现在的英国国王查尔斯三世是堂兄弟,他们的曾祖父都是希腊国王乔治一世。

▲ Pavlos的母亲,婚前是丹麦的安娜-玛丽公主(图右),是现在的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图左)的妹妹,关于她们的故事,我们之前写过,点这里。

Pavlos成长在希腊政坛动荡的年代。他出生前一个月刚刚发生了军事政变,上校乔治·帕帕多普洛斯成功夺权。同年12月,他爹康斯坦丁二世试图发动反政变,结果以失败告终。刚当了三年国王的康斯坦丁二世被迫带着全家流亡罗马,后又去到了哥本哈根,投奔太太的娘家。

Pavlos的青少年时期大多是在伦敦度过的,在英国陆军受训,后前往美国乔治城大学就读外交学院。在那里,他被撮合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太太米勒三姐妹中的二姐Marie-Chantal。

他俩的爱情故事堪称现代童话,一个流亡异乡的王室继承人,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女,两人在见第一次面时就一见钟情,迅速坠入爱河,结婚至今相濡以沫了28载。

从某种程度上看,Pavlos和Marie-Chantal的结婚是双赢,都算是通过婚姻改变了命运。他不再只是一个担着虚名不被世人记得的“王储”,而是亿万富翁的女婿;她也不再是被老钱们嗤之以鼻的暴发户新贵,而是名正言顺的“王储妃”。

Marie-Chantal的爸爸Robert Warren Miller,是DFS(Duty Free Shops)的联合创始人,标准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

▲ 他在《福布斯》富豪榜的实时身家是19亿美金。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他和同样毕业于康奈尔大学酒店专业的同学Chuck Feeney一起投身到了新兴的免税销售行业,创立了Duty Free Shoppers。因为看好亚洲在二战后的飞速发展可能,故把总部设置在香港,并在香港和檀香山开设了两间机场特许店。

1965年,Robert跟来自厄瓜多尔的María Clara “Chantal” Pesantes Becerra结婚,太太同样怀抱着勃勃野心,报道说她是建筑工人的女儿,却自称是印加皇帝的直系后裔。

▲ 她被认为是时尚和艺术收藏的狂热爱好者,是帮助三个女儿跻身国际上流社会的成功推手。

虽然婚后六周,还在度蜜月的两人就接到自家公司差点破产的电话,匆忙赶回纽约,但好在后续都挺了过来,生意愈发红火。

夫妻俩接连生下三个女儿,大女儿Pia(1966年出生在纽约),二女儿Marie-Chantal(1968年出生在伦敦),小女儿Alexandra(1972年出生在香港)。

他们一家人称得上是绝对的“世界公民”,在伦敦、纽约、香港、瑞士、巴黎都购置了房产。

Marie-Chantal在香港的山顶小学读到9岁,接着被送去了最顶级的瑞士寄宿学校——Le Rosey,后又去了巴黎,在那里就读双语学校,然后又转学去了纽约的迈斯特中学。

▲ 彩色比基尼的那位正是Marie-Chantal。

在纽约读书期间,父母的人脉关系网已经让Marie-Chantal认识了大批在艺术界享有盛名的大咖们。

▲ 像是安迪·沃霍尔,就出现在她的高中毕业合照里。

▲ 这张图里最右边的两位是安迪·沃霍尔和Marie-Chantal。

▲ 她是他的模特。

▲ 他为她创作的作品后被父亲Robert购入收藏,事实证明,这绝对是笔不错的投资。

Marie-Chantal的大学生涯在美国和欧洲转了好几次学,说是为了找到自己真正热爱且擅长的事,这是专属于有钱人的试错底气,直到她被介绍认识了Pavlos,才从巴黎彻底搬去了纽约。

很多年后,Marie-Chantal在接受《名利场》的采访时承认,这是一场带有相亲目的的见面。两人的介绍人是纽约投资银行家Alecko Papamarkou,跟两家都颇有渊源,擅长将自己的商业和社会关系发挥到极致,他为这场相亲活动铺垫准备了一年半的时间。

▲ 不过这位媒人却没被邀请参加他们的婚礼,据说是因为他在向康斯坦丁二世讨要金钱回报时发生了争执。

就这样,双方一见倾心,稳定交往了两年多。1994年圣诞节,Pavlos在瑞士最美的滑雪小镇Gstaad的缆车上向Marie-Chantal求婚。六个月后,他们在伦敦喜结连理。

这场婚礼被看作是继戴安娜嫁给查尔斯之后又一盛大的王室婚礼,当然很大程度要归功于新娘父亲Robert即米勒家出手阔绰,据说他给三个女儿每人都准备了2亿美金的嫁妆。

▲ Marie-Chantal和爸爸Robert。

▲ Marie-Chantal和妈妈María。

婚礼先是在富丽堂皇的Wrotham Park举行了容纳1300名宾客的婚前派对,接着又在汉普顿宫的仿制雅典卫城的帐篷中举办了花园派对婚宴。

▲ 婚礼当天,新娘穿着Valentino为她量身打造的镶满珍珠的礼服,价值超过22万5千美金,包括她母亲和姐妹的礼服也都出自Valentino之手。

▲ 欧洲多位王室成员都前来参加了这场婚礼,包括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她还在合照期间贴心地帮新娘整理了婚纱裙摆。

也正是在Marie-Chantal以平民身份嫁入希腊王室的这一年,米勒家族声名鹊起,成为了城中小报、八卦杂志聚焦的热点,纷纷围绕“三姐妹和三个不同的豪门”展开。

▲ 她们登上了《Vogue》,合照由摄影师Herb Ritts拍摄。

很多人都觉得这样的婚姻规划定是父母的运筹帷幄,通过联姻提升阶层地位,扩大家族的影响力,事实也的确如此,不过就在三个女儿都完婚后,父亲Robert的生意却遭遇了一场不小的危机。

1996年,他合作多年的拍档Chuck Feeney联同另外两位合伙人选择把股权卖给了LVMH集团,多年老友就此撕破了脸。Robert为了保住自己创立的公司,不得不苦苦挣扎,偏巧又赶上了亚洲金融风暴,业绩大幅下滑,而LVMH的老板Bernard Arnault一开始对DFS完全不上心的态度,惹得两方甚至对簿了公堂。

▲ 因为擅自出售股份,更像是一种对往昔情谊的背叛,Robert跟Feeney就此不相往来,直到上个月,92岁的Feeney去世,Robert送上了悼念。Feeney这一生以勤俭节约、乐善好施出名,他累计捐赠出的财富超过80亿美金。

最后在Robert的不懈努力下,DFS虽然是LVMH集团的子公司,却保留了一定的独立性,且成功熬过金融危机后,集团版图肉眼可见变得更为宽广,Robert的身家随之水涨船高,也有更多的空闲时间投身自己的爱好——驾驶帆船横渡大西洋。

▲ 他拥有的船只都以“Mari-Cha”命名,既接近太太又接近二女儿的名字。2003年,女婿Pavlos跟他一起驾驶单体游艇Mari-Cha IV,实现了在7天内横渡大西洋,比原有数据快了两天。2005年,Robert率领同一艘船在跨大西洋挑战赛中夺冠,打破了保持了一个世纪的自西向东穿越恶劣天气的记录 。

Pavlos在后来的采访里说,岳父Robert绝对是他的商业榜样和精神导师,他跟随着他的商业步伐前进。

Pavlos在金融界大展宏图,一开始跟连襟Alex von Fürstenberg合开了一家对冲基金,不到一年分道扬镳。他又跟朋友合伙,创办了Ivory Capital Group,实现了“在五年内规模扩大到了12亿美金”。从2002年开始,Pavlos跟朋友Peter DeSorcy共同创立了Ortelius,一家专注于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的另类投资集团。

而再看Marie-Chantal,在婚后接连生下了五个娃:

她并没有只做相夫教子的太太,父母的商业基因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她。从2000年开始,她经营起了自己的同名高端童装品牌,该品牌至今仍存续着:

▲ 除了忙着开店,早年她还经营过自己的博客,凭借其优雅气质和个人穿搭风格,吸引了众多追随者。

Marie-Chantal不止一次地说过,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时时刻刻保持完美。2019年,她出了一本书——《礼仪从早餐开始:现代家庭礼仪》,就是教导儿童如何学习礼仪。

一转眼,Marie-Chantal跟Pavlos结婚都已经28年,五个孩子陆续长大,也都到了开始恋爱有各自伴侣的年纪,所以他们家每年的家族旅行队伍都浩浩荡荡。

▲ 去年夏天在希腊的旅行,Perry作为玛丽亚-奥林匹亚的男友同行。

▲ 大儿子Constantine-Alexios今年3月被拍到跟模特Poppy Delevingne(“卡抽”Cara Delevingne的姐姐)相恋,这段姐弟恋相差足足12岁,Poppy被拍到加入了今年夏天的旅行。

相比欧洲其他王室里,那些被困在教条规则里的成员们,他们一家显然更加自由,更洒脱也更随性。保留着王室的头衔,只需要在一些特定的场合出现,履行官方的职责,其他时间,就是典型的富贵家族,有钱有闲。

▲ 图为他们一家2021年出席Pavlos最小的弟弟,希腊王子菲利波斯的婚礼上的合照,太养眼了。

▲ 这场,Perry也去了,还真是男才女貌。

作为唯一的女儿,玛丽亚-奥林匹亚继承了母亲的美貌。

连读书经历也跟母亲如出一辙,在帕森斯设计学院学过摄影,又拿到了纽约大学Gallatin学院时装商业和市场营销的学位。

顶着公主的头衔,又有财富和资源加持,她是如今名利场上各大品牌争相邀约的香饽饽,时尚杂志的宠儿。

至于各奔东西的爱情,就随他去吧。

▲ 九月中,媒体报道了两人分手的消息;十月底,前男友Perry锁住了当红好莱坞女星的唇。

对于“米勒三姐妹”里的老二Marie-Chantal而言,她和丈夫Pavlos的爱情童话,从三十年前一见钟情,延续至今。

看她日常在ins分享的生活照简直满足了人们对于幸福家庭的全部幻想,夫妻恩爱,子女和乐,财富自由,是大众追求的人生终极目标的模版。

但显然,Marie-Chantal跟Pavlos创造出的完美范本是个例,带着2亿美金的嫁妆并不能保证婚姻的完满,她的两个姐妹的豪门婚姻都以离婚收场。

关于姐姐Pia嫁去的美国顶豪家族Getty家的故事,我们下篇继续。


资讯评论

首页
资讯
快看
片库